3月3日,井陘縣王女士來電:
  24年前,我被拐賣到井陘縣,嫁給了南陘鄉方山村村民劉某,從此我便失去了身份,成了“黑戶”。而今,雲南老家的老母親已年過七旬,我卻無法回家探親。
  本報記者 董昌 調查:
  被拐24年她還是“黑戶” 回家看母親難住了
  3月4日一早,楊永蘭(王永芬)在同鄉的陪伴下來到本報編輯部。農民打扮的她,比實際年齡要蒼老,操著一口並不標準的普通話。
  她手中緊緊捏著的三張蓋有紅色印章的稿紙,那三份被她視為珍寶的稿紙,是哥哥從雲南老家村委會開具的關於她身份信息的證明信。“證明信上的楊永蘭,是我在老家時的名字,當年被拐來後,人販子給我改名,這些年在南陘鄉方山村我一直叫王永芬。”
  被拐後,楊永蘭也想過改回原來的名字,但她更期盼的還是能給自己上戶口。每次人口普查開始,她都會早早將自己的情況報給村委會,但戶口卻始終沒能被落實。所以,她在村裡一直是“黑戶”。
  楊永蘭說,前些年回家,她和丈夫帶著結婚證便可以買票上車,但是自從火車票實名制後,她便再也買不到火車票了。“家中的老母親已年過七旬,身體一天不如一天,回家探親也成了我最大的心事。”
  “時間過去了24年,在雲南老家那邊我的原始戶口頁早已經找不到了,所以無法從當地派出所開出證明材料。”楊永蘭說,由於沒有雲南方面公安機關的戶籍證明材料,井陘方面也沒有辦法給她辦理。
  楊永蘭老家在雲南馬關縣夾寒菁鎮下壩甲村。1990年臘月的一天,鄰村的老黃邀請楊永蘭去馬關縣城趕集,從此她的命運發生了徹底的改變。幾番輾轉,她被帶到了井陘縣南陘鄉方山村,王永芬的名字也是那時被老黃改的。
  楊永蘭說,丈夫是個老實人,婚後他們生下了一個男孩。“半年後,丈夫才告訴我,我是他花了3700元從老黃手中買來的。”楊永蘭說,丈夫也很理解她,24年間她和丈夫曾一起回過兩次雲南老家。
  車票實名後 她還一直沒有回過老家
  楊永蘭說,最後一次和丈夫回雲南老家,回來時車站讓出示身份證,“害怕買不上票,我和丈夫帶著一張結婚證,但被售票員告知無法買票後,只好坐長途客車一路回到石家莊。”
  近些年,火車票開始實行實名購買,楊永蘭便再也沒有回過老家。
  採訪完楊永蘭,記者立刻聯繫了井陘縣南陘鄉派出所。面對一位被拐婦女的求助,負責戶籍的楊警官十分熱情。楊警官說,按照程序,需要女方先在原戶籍所在地補辦戶口後,由現居住地開具證明,然後將戶口遷移到現居住地。“這個程序是為了防止一個人有多個戶口的情況發生。”
  由於楊永蘭涉及到改過名,並且原籍已經找不到原始戶籍,楊警官也覺得棘手。“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,我會儘快將楊永蘭的情況向上級機關反映,並積極想辦法幫助其解決戶籍問題。”  (原標題:24年來一直是“黑戶”回雲南看媽也難成行)
創作者介紹

打蠟

rb60rbfk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